萌妹子我最爱

双龙吐珠

双史明


复健之作 短短短 迟到了不算太久的中秋贺文,虽然跟中秋一点关系都没有【


宝藏王结局后续【我对财富爱的深沉   


关系捏造有 史刚是大哥,史义是二哥


专注冷cp一万年【捂脸痛哭


史义看着未明脱去上衣,安静地趴在床上。正午热烈的阳光泼洒在少年健朗的肉体上,仿佛蜂蜜流淌在细腻的后背上,让史义想起之前偶然在荒岛发现的蜂蜜,味道甜美的让人欲罢不能。

厨房好像还剩一罐子,待会让未明尝尝好了。

史义边走神边准备工具,刺针的冰冷让他定下心神,专心于这次的刺青。手掌在背上游移,像是在确认图案的落点,又像是在挑逗这副年轻的身体。光裸的背脊,线条流畅的蝴蝶骨,安静的一点都不像前天扭动着腰肢缠住自己的人。

随后,史义将早已画上图纹的蜡纸覆在未明背上,专心致志地开始刺出轮廓,再一点点的上色。手下的肌肤夜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疼痛而不时的收缩,同时双腿紧绷,就像是被抓住尾巴的猫一样。史义轻吻未明头顶来安抚未明的疼痛,同时手边工作也不停止,熟练地往描好的框架里填色。

不知过了多久,史义小心翼翼地落下点睛之笔,望着这栩栩如生的刺青,得意地长舒一口气。只见未明的背上腾起一条威猛的双头青龙,在云中若隐若现。粗壮的龙尾像是在确认地盘似的扫过未明的蝴蝶骨,搭上前夜仍未消去的印记,倒是多了几分煽情。顺着幽曳的龙身一路往下,便看见一颗龙头像是对着虚空的敌人怒吼,而另一颗则迫不及待地将自己衔着的明珠置入未明的沟壑中。整幅刺青戛然而止,让人联想非非。

史义放下刺针,喊史刚进来替未明擦身。刚交待完,史义便急急忙忙地冲向茅房,解决个人问题去了。史刚一进来就望着未明的刺青移不开眼,心里想着以后不能让未明随便裸上身一边轻柔地擦拭他背上的血迹。未明转过头,双眼因为疼痛而带着幽幽水光,这副可怜模样像极了前晚承受不住他们兄弟俩而不断求饶的样子。史刚清了清喉咙,安抚似的摸了摸未明的头,又在龙吐珠的位置落下轻吻。

“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再说吧。”

还没开口的未明一顿,痛苦的发现史刚好像理解错意思了,心里绝望的想,这回不但背痛,连屁股都要痛了。


小后续


史义:“咱老史家的人,都得有刺青。”

未明:“那为什么你没有?”

史义:“等你学会了给我刺啊。”


丢个脑洞_(:зゝ∠)_最近肝活动都没空填坑了【你闭嘴


舰娘背景

酒友组曾经是一同并肩作战的好兄弟,未明因为拥有带头大哥的天赋所以成为了队长,然而在一次夏活活动中,未明意外被击沉,傅剑寒他们寻遍整个地图海域都没有找到未明的残骸。而后因为活动结束,他们再也没有未明的消息。

就这样痛苦的度过了一年,当余下三人因为夏活再次踏入同样的地图时,发现未明成了甲级地图的敌方队长,而未明看上去像是失去记忆……


然后没有然后了,后面大概就是狗血剧情_(:зゝ∠)_

放个脑洞,并不会写【因为我没怎么玩舰娘,肝刀比较多

可是舰娘的敌方穿得好好看,好性感_(:зゝ∠)_

刀的敌方穿得太破了不喜【

关于天山六阳掌的正确用法

还是那篇紧明的后续

可喜可贺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紧明前提下的酒友组友情向

文笔尴尬,我尽力了【痛哭


大漠的夜晚依旧热情如昔,温暖而明亮的篝火,绮丽而动听的奏乐,鲜美而丰富的宴食,构成了亮丽的风景线。然而舞台中央以一身艳丽利落的舞娘装扮示人的未明才是最引人瞩目的焦点。发丝甩动间是飞逸的飒爽,眼波流转间是动人的羞涩,腰肢扭动间是勾人的妩媚。伴着热辣的音乐,他以一种奇特而又和谐的舞姿舞动着,动中带静,仿佛磁石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随着音乐节奏逐渐加快,未明也愈发投入地舞动身体,裙上的吊饰也叮当作响,和着脚踝上的铃铛声煞是动听。就在气氛到达高潮之际,面纱却轻飘飘地落到地上,众人纷纷紧盯着舞台正中仍在舞动的人,企图看到那个短短几日就闻名整个博卡城的舞娘的真面目。然而,音乐戛然而止,原本还在旋转的未明果断侧身,弓腰,低头,面纱滑下,挡住了他的脸,也遮住了众人好奇的视线。

而刚才还在一旁维护秩序的老头子也站起身,拿着盆子向围观百姓走去,嘴里还念叨着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危机解除,未明长舒一口气,连忙整理衣衫然后用面纱挡脸走到后台。

他环视一周,确认无人,便豪迈地坐在奏乐的紧那罗旁边,“刚才真是太险了,多亏我们合作默契才没有穿帮。”

“不过……”未明迟疑地望向紧那罗。

“嗯?”

“其实我私库里的钱完全可以填补路费,不如就不跳了吧?反正一场表演下来赚的也不多,何必如此浪费精力。”说着,未明想到这些天的情况,满脸通红地将头埋在双壁之间,“要是师傅知道我这么用天山六阳掌,我会被逐出师门吧。”

回忆至此,正对着酒友们畅聊西域之行的未明又想起当时被紧那罗以舞武不分家,多练舞还能精进天山六阳掌的言论忽悠去当舞娘的奇妙经历,又急忙喝酒平复自己复杂的心情。

“东方兄真是……”傅剑寒嘴角已经隐藏不住笑意,端着的酒碗也因为忍笑而洒出酒液,“格外的单纯。”

杨云望着未明不断灌自己酒来企图忘掉不小心告诉知己这段“屈辱”历史这件事,无奈地将酒挪开,“牛饮伤身,要是身体坏了,会有人心疼的。”

“对啊……嗝……如果我受伤了仙音姐姐会不会心疼我,呜呜呜。”早已醉倒的任剑南想起又被仙音斩相思的事,委屈地抱着酒坛子哭了起来。

傅剑寒看到任剑南又开始哭,急忙对着未明说:“东方兄,说了那么久,我们还没见过你跳舞的样子啊!不如趁着现在,任兄来伴奏,舞一曲吧!”

“唔?”未明醉眼迷蒙的看向傅剑寒,想也不想就直接答应了。杨云看着这场面,忍不住笑了出声。傅剑寒听到这笑声,转身对他说了句我~坏~嘛~,然后二人碰杯,一起将目光转到未明身上。

只见未明扫视酒馆,然后轻盈地踏上隔壁桌,踮脚,飞快的转身,虽只着布袍,杨云和任剑南二人却仿佛感受到了绸带拂过脸上的气息。双手摆动之间,比起女子多了几分爽朗。腰肢扭转之间,一种青涩的诱惑油然而生。

“东方兄弟的胡旋舞真是绝了,幸亏提早包场。”杨云目不转睛地望着仍在旋转的未明,不由得感叹。而一开始就没停过口的傅剑寒也放下酒碗,仔细地盯着未明。

当舞蹈进入尾声时,酒馆的大门被突然地推开。快要停下来的未明看清来人之后,便如同飞燕一般飞向了来者,而来者像是接入飘落的花瓣般轻柔伸出手接住未明。两人对视一笑,未明则在来者掌中完成最后一个动作。

“紧那罗,你这么快就能来了?师傅他们竟然就这样放过你。”

紧那罗无奈地望向未明,一把拉下未明再抄起他的双腿,将他牢牢地抱在怀里。

“天色渐晚,无瑕子前辈派我来接未明回家。恕在下先行告退。”

三人这时才从刚才的惊艳一舞中醒来,纷纷向未明二人道别。

二人逐渐远去的背影在温暖的夕阳映衬下,格外温馨。

此情此景,让傅剑寒失落地打开另一坛酒,

“来!干杯!”


标题太耻了不想填

OOC,OOC,OOC

白色异界结局后续 小江也跟着穿过去了 

未明住的是vip单人间

不要和现实的昏迷治疗挂钩,这篇文不讲科学_(:зゝ∠)_

试着跟着现实治疗走结果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作者在此忠告

即便如此还是挣扎着想要符合现实一点

浅昏迷:意识活动与精神活动消失,但对强的疼痛刺激(如按压框上神经)可表现出表情或运动反应,不能被唤醒;瞳孔对光反射正常,深、浅反射存在。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734200


后续

未明醒了之后,江瑜把他带回现代的别墅中。江瑜带他参观了整栋别墅,然而却在阁楼尽头的房门前止步。

“东方兄可不能趁我不在的时候打开这扇门,否则后果自负。”言语中带着奇妙的笑意,仿佛是在引诱着未明独自打开这扇门,满心期待地等待着垂涎已久的猎物堕入早已设好的陷阱一样。

 

 

我的脑洞是小江拥有来回穿越时空的能力,能不断地穿梭于侠客和现代的世界。这也是为什么他能付得起未明医药费的原因。

后续是蓝胡子梗。但其实小江心里很期待未明打开那扇门发现真相的,能看到得知真相后的未明满脸被信任的知己欺骗的讶异的表情,还有借口可以啪啪啪,小江表示这笔账算得过。囚禁play什么的,很棒呀XD


我好像加入了一个奇怪的变装组织

知网搜不出明朝的西域舞娘会穿啥,所以直接借了奇迹暖暖的舞娘套来当模板,因为胸够平【你

为了让未明穿女装我已经丧心病狂了,战斗戏好难写,请原谅我略过

我也不知道到底天王大大穿女装了没www

最后陆老司机很抢镜,但请相信我这是紧明


后续

说好的救出教主就不用再伪装呢……未明木然地望着眼前这堆胭脂水粉,认命地往脸上涂抹。在怡春院的日子里未明已经习得一身伪装易容的好功夫。画眉,涂口脂,再换上舞衣,戴上面纱,没过多久就从一个翩翩少年郎化为眼波流转间勾人心魂的西域舞娘。未明望着镜中的自己不由得一阵恶寒,心想完蛋了,竟然这么轻易的习惯了女装打扮,以后怎么办才好。

当未明还在为未来担忧时,紧那罗已经敲门催促未明去帮天王化妆。未明打开门便看见紧那罗乔装为肤色蜡黄的西域乐师,俨然一副长期遭受大漠风沙和烈日摧残的样子。

紧那罗仔细打量未明的装扮,满意地点点头,“以东方公子的悟性,相信不久就能出师了。”接着又神秘一笑,“今后的盘缠就有劳东方公子了。”见未明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也不解释,唰地打开扇子扇着风去帮乾达婆忙。而未明也只能先放下心中疑惑,急忙赶去天王的房间,生怕误了接应的时辰。

半晌,天王端着镜子满目讶异地观察自己的新面貌,“未明你的易容技巧真是不错,想必就算龙王亲临也认不出我。”

“嘿嘿,”未明有些羞涩地挠头,“师出名门,熟能生巧尔。”

“哦?敢问未明师从何方?”

“正是天龙教护法紧那罗。”

“哈哈哈哈哈,你这话小心别被紧那罗听到了,否则他又敲你脑袋了。”天王亲昵地摸摸未明的头,像是透过他看到早已过世的人,“说起来,夕瑶当年也特别喜欢在脸上涂涂抹抹的。看来你继承你娘的天赋啊。”

未明听到娘亲的名字,兴奋地追问天王关于爹娘的生平。

“这不是什么适合聊天的地方,等安顿好了,我们好好聊。”

“好!到时候天王前辈能多讲讲爹娘他们的故事吗?”

“哈哈哈哈哈!当然行!”

然而当他们到达时,却看到紧那罗一行人被夜叉等一众天龙教的走狗围攻。未明连忙抓起琴,一曲无忧无虑便撕开了包围圈,天王也紧随其后。四人合作默契,纷纷选好站位保护中间的乾达婆,没过多久就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正当未明准备撤回乾达婆身边时,夜叉垂死挣扎,打算和未明拼个鱼死网破。眼看着夜叉即将偷袭得手,一把天外飞刀却将夜叉推离未明。夜叉见敌众我寡,就气急败坏地撤离了。

“天龙教的走狗怎么净会欺负些老少妇孺,还背后伤人,切,真不愧是武林邪教。”

怎么会是他!听到来者声音后未明立刻身体紧绷,检查自己是否穿戴整齐,假装受惊然后紧紧地把脸埋在乾达婆的肩膀上,完全不敢转过身面对来者。紧那罗急忙上前一步挡住未明,天王也挤出眼泪,满脸感激地拉住那位见义勇为的侠客的手,连声道谢。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若不是公子,我家明儿说不定就死在那个凶狠的女人手里了。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陆少临,老人家唤我小陆便好。行走江湖,讲的就是义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最看不得别人欺负女生了。老人家言重了。”说完偏头望了望貌似被吓得浑身颤抖的未明,“那位姑娘没事吧?可有受伤?”

“无碍,小女只是被吓到了而已。多谢公子关心。”乾达婆装作安慰未明,让未明把脸遮住以防被识穿身份。

而未明也捏着嗓子,小声的说了句谢谢公子。

“哈哈哈哈无事就好,若是这么美的女孩子被伤到了,那天龙教真是罪加一等了。晚辈还有事,先行一步,告辞了。各位有缘再会!”

我的脸都遮成这样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长得美?!听到这番话,就算再紧急的情况下未明也忍不住吐槽了。陆兄弟这也太不要脸了吧!真不愧是欲面狼君!

“公子慢走。”


而陆少临拜别未明一行人后,边走边仔细回想刚刚看到少女时那熟悉的感觉,嘴里一直念叨着明儿。想着想着,见他眉头一挑,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神色豁然开朗。

“嘿嘿,明儿,东方未明。”

只是这一番话,尚在安慰未明的一行人怕是听不到了。


飒爽登场!侠客美少年!

是的我又来了_(:зゝ∠)_

依然是冷cp

紧明暧昧清水向

有人来一起萌紧那罗大美人吗( ゚∀゚) ノ♡


关于天王线的一些脑洞

背景大概是未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后一时无法接受,和天王他们一起浪迹天涯了

后续还得等等



“为什么连我都要穿女装!”未明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乾达婆手中的衣服。

乾达婆细声劝说,“东方公子,我们如今藏身于青楼之中,你和紧那罗不方便以男装示人。何况易装之后,龙王他们也没那么容易找出我们。东方公子当时不就没有认出紧那罗吗?”

未明想起当时第一次见到紧那罗时的情景,有点尴尬的挠挠头,“可是个人条件不一样啊。紧那罗他本来就……”

“哦?我本来怎么了?在下尚不清楚东方公子怎么看待我的。”紧那罗收齐折扇,向未明走近,便看到了乾达婆手中的衣物,瞬间想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他拿起衣服,向乾达婆打包票之后就直接拎起未明的衣领,拖着他走向屏风后面。而未明则急忙的解释刚刚那番话,生怕紧那罗一气之下把他折腾的更惨。

乾达婆见状,好笑地看着两人的互动,把胭脂水粉也一一放好之后,便掩门离开。


未明看着被紧那罗一件件仔细展开的女装,不由自主地挺直腰板,仍然不死心地想要拒绝这个要求。

“紧那罗,你看我这样貌身材,说是女生也没人信啊。”说着,未明努力地挤出手臂上的肌肉,奈何走琴攻流的他身材却不如一般习武之人一样魁梧。若是换上女装,披散头发,从背后望去就如同一位身材高挑的少女。

紧那罗伸手一捏,笑容满面地望着他说:“不用挣扎了,别想逃。乖乖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整理衣装。”

未明见逃跑无望,只能乖乖就范,认命地穿上衣服后,听话地任紧那罗帮他整理细节。当他看到紧那罗拿过一大堆胭脂水粉准备往他脸上涂抹的时候,未明紧张地闭起眼睛,完全不敢看铜镜中的自己。

等到紧那罗完成一切之后,未明睁大双眼仔细而好奇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随后神情复杂地望向紧那罗:“紧那罗你的手艺真是不错。”

紧那罗收拾妆物的手一顿,“我和乾达婆躲在怡春院这么多年,男扮女装这么久,自然熟能生巧。”

“那到时候天王被营救出来之后,我们也让他男扮女装吗?”

“?”

“可是以天王的硬件,紧那罗你就算再化腐朽为神奇也好也不能让他像我们一样吧?”

“??”

“能让他安全的躲在怡红院里,难道是要做龟……啊,疼!”

脑袋突然被折扇重重地敲了一下,耳边传来紧那罗阴沉的声音,“等我们营救出教主的时候,自然往西域方向撤离了,又何须再做伪装!”

未明紧紧的捂住脑袋,生怕紧那罗再敲一次,还抱怨道,“再敲悟性就要降了!怎么跟二师兄一样!”

“我敲两下悟性就降,东方公子未免过于驽钝了。”

正当未明思考如何反击的时候,恰巧乾达婆敲门询问是否准备妥当。未明立刻提起裙摆迅速打开门。乾达婆看到未明这身装扮时,也忍不住调笑一番,就带未明去熟悉环境。房间内只剩下紧那罗一人。当紧那罗拿起刚刚用过的胭脂时,又想起未明刚才的一番话,原以为会听到安慰的他被未明的一番猜想气得忍不住敲他的头。

夕瑶和东方曦的孩子,怎么这么呆。


天王大大女装说不定也很好看哒!未明你多多练习说不定能帮天王大大化成第二个怡春园头(老)牌(鸨)【被揍

陆老司机关爱委员会


要被老司机榨干脑汁了,老司机太会玩了写不出他的万分之一。

以及老司机真的很苏,大家去听他语音好不好

我坚信冷cp也有春天


宝藏王结局后续

陆明两人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没做过  

大概就是陆.玉面郎君.少镖头.少临吃飞醋然后带领东方.宝藏王.未明打开通向成年的大门,自行盖章宣誓主权的故事XD


被屏蔽了_(:зゝ∠)_、

阅览请戳这里→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712655

原来lof发图不用起标题真是太好了【啪啪啪